对孤独的弥补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20-11-23  浏览次数:8
核心提示:昨晚早早就睡了,无比渴望闭上双眼,像是从没睡过一样。睡前依旧在读卡内蒂的《人之疆域》,这本过厚的笔记似乎怎样也读不完。直
 昨晚早早就睡了,无比渴望闭上双眼,像是从没睡过一样。
睡前依旧在读卡内蒂的《人之疆域》,这本过厚的笔记似乎怎样也读不完。直到400页左右的时候,我和卡内蒂的感情才似有升温。我点了个馥蕾诗的蜡烛,听歌单里“sacred sounds”,心安理得地做作起来。
 
 
我想生活在别处是不存在的。至多有“好像生活在别处”。人们一开始以为他们是在逃离,从信息流和实体生活中逃离。但人们属实在寻找,在不同的旅店栖居。但和家本身一样,没有哪个“家”是可以盖棺定论的,思想乡也是如此。我们是放在不同的地方的盒子罢了。
 
 
卡内蒂成功地把《罗摩衍那》推荐给了我,即便这部印度史诗他只引用了一句。我同样喜欢在阳光美满的下午,听“traditional Indian sounds”,读罗摩大战伽罗的篇章。里面有非常具体的动作戏,像是在看剧本。(季羡林无疑是大师,《罗摩衍那》是他翻译的。)同时我还在美甲,我会一边美甲,一边看万箭齐发射中大小罗刹的瞬间。
 
 
孤独和陪伴都是假象,我们的失落来源于我们有过高的时而偏颇的信以为真的能力。我们面对他们和自己的错误时都无能为力,这让很多行动的出发点只剩弥补了。弥补孤独,弥补陪伴。说不痛苦是假的,说太痛苦又傲慢了,就连一些真实情绪都要在道德的规矩下更合理地修饰起来。任性从来不是美德,但任性重要。
 
 
八点多醒来,看北京入冬第一场雪。遛完狗回来打开一本《潮骚》,恶补之前落下的课。不过还是在这个间隙忍不住要歌颂一个没有噩梦的睡眠。它令我柔软,突如其来,也会在今天见到第一个人起,戛然而止。
 
 
[ 保健品资讯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关闭窗口 ]

 
0条 [查看全部]  相关评论

 
推荐图文
推荐保健品资讯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