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医药代理网 » 保健品资讯 » 保健品营销 » 正文

邱晨:没丧过谈不上真快乐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20-11-21  浏览次数:3
核心提示:大家可能知道,我们米未有个很厉害的公号叫东七门,东七门有一位很扯淡的作者叫刘可乐,刘可乐最近在抓人进行没头没脑的聊天,聊
 

大家可能知道,我们米未有个很厉害的公号叫东七门,东七门有一位很扯淡的作者叫刘可乐,刘可乐最近在抓人进行没头没脑的聊天,聊完了她会拾掇拾掇写成篇略显散漫的稿。

大家都说跟她聊的时候特别想揍她——“你到底在聊什么?”但看到成稿之后,又往往会觉得“哈!有意思!”

我看到昨天东七门的推送时,也这么觉得的:“哈!有意思!但是!我是这个意思吗???”

好了,开玩笑的。

可乐写得挺好。而且可能远远好过我本人。但我也愿意把她或大家眼里这个挺好的我,留在我的村庄里,成为我的一部分。

所以,今天我转可乐的文章到这里,以保持一种(差不多)每周更新公号的假象。

谢谢大家点开

邱晨

自从上个月邱晨成为米未的CBO(首席品牌官)之后,她开始沉迷于“表演式挣扎”。

 

找她审稿,她会回你一个表情包,大字写着:邱晨今天辞职了吗?

 

因为工作量一夜暴增,邱晨十分崩溃,但内心觉得不能“逆来顺受”,所以就表演各种挣扎的样子。

 

哈哈,我猜她心里想的是刘瑜那句话(她之前在一个演讲上引用过):所有的身份,都是一种自我绑架,唯有失去,是通往自由之路。

 

出于对她工作状态改变的好奇,我采访了她。

采访她的前几天,马东老师在公司大会上问我们:你把公司当什么?

 

很多人回答:学校、游乐场、家。

 

邱晨发了个朋友圈还配了张图:坟场。

 

她还把原来的微信名“邱晨虫仔”改成了“邱晨”。

 

我问她为什么,她说这一个月接手的事,多到快让她疯了,所以她内心那个叫“虫仔”的小孩,最近离家出走了。

(中间:在工作的邱晨)

关于“奶凶”和解压

 

我:你当CBO之后,做的最贱的一件事是什么?

 

邱晨:策略性生气,就是假装生气,以达到想要的效果。我对我同事说过非常狠的一句话,当时说完了一件事情之后,他们还在跟我纠缠,我就说,“我默认我们都是聪明人,你们最好不要轻易挑战我对你们的这个认知(严肃脸)。”

 

我: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邱晨:是不是很贱(哭笑脸),所以他们说我“奶凶奶凶”的。但你这样写出来真的好吗?都被公司同事看到了!还管什么用!

 

我:不要管那么多。如果可以自由选择一份工作,你会选什么?

 

邱晨:我蛮想去设计游戏的。

 

我:你喜欢玩什么游戏?

 

邱晨:单机游戏,开放地图式的,我不喜欢和人竞争,特没意思,所以多人游戏我打不好。很多时候我点开游戏只是为了在里面骑着马瞎跑一会儿,很解压,包括很多游戏机和电子产品,我好奇的是那个产品的操作是什么样的,所以很多买回来之后,连系统都没有安装,就放在那里了。

 

(我:想起了之前怂恿邱晨买电子产品,她秒下单的经历)

关于失踪的小孩

 

邱晨:六一儿童节那天我发了条微博,“守护内心小孩唯一的方式,是变成一个真正成熟的大人”,我现在是真真正正感受到一点,就是成年人的生活,是多么不容易。但好在我们公司的环境特别好,我不知道在另外的公司环境里,我还扛不扛得住。

 

我:我发现最近大家都开始叫你“虫爷”。然后我看见你生日那天,你发朋友圈说有同事祝福你说,“希望虫爷保护好虫仔”,这里面有什么寓意吗?

邱晨:我脑海里有一个村子,大概一百来个人,我的每一个不同的想法,都会幻化成一种人格,比如说我看到你刘可乐,内心的村子里有几个人格就会很想逃避,有几个会很好奇。

 

我:也就是说那个村子的人都是分裂出来的你自己(内心开始想象那个画面)。

 

邱晨:对。然后里面有一个小孩,叫虫仔,但ta最近销声匿迹了。

 

我:你会把虫仔找回来吗?

 

邱晨:Ta自己会回来的。

 

我:你觉得那个小孩悲观吗?

 

邱晨:那个小孩…….那个小孩乐观,所以ta特别容易受伤。ta需要被藏起来,一会儿。我觉得我画画的时候,那个小孩会短暂出现一会儿。

 

我:啊,所以你最近开始画海报给同事~

(邱晨说她不会安慰人,她说她之前安慰一个同事,那个同事崩溃了,所以她就画画送给他们,他们反而会很开心。视频里她展示了最近送给同事的海报)

我:如果可以对过去某一年的自己说一句话,你会说什么?

 

邱晨:我会回到21岁那年对自己说,“you know nothing about life(你对生活一无所知)”。

关于旅游和朋友

 

邱晨:我第一次看完三体,是在埃及的路上,感觉特别神奇,就是科幻小说打开了你脑子里的世界,周围的风景打开了你现实里的世界,那种通透感很难遇见。还有我在去俄罗斯的路上,看一个外国作家写中国的书,感觉也非常微妙,离开俄罗斯那晚还睡过长椅,卧槽,当时真年轻。

 

我:你在旅游的时候有做过什么蠢事吗?

 

邱晨:在泰国的时候,一个火车集市,我看着火车通过集市的时候,我就爬上去了,结果开过集市之后,火车就开始加速,我特么才发现我下不来了,于是就跟着到了另外一个城市。

 

(邱晨关于旅游的微博截图)

 

邱晨:13年的时候我和一对情侣朋友,一起沿着西伯利亚大铁路,从满洲里出发,一直到圣彼得堡。

 

我:你居然去当电灯泡?!

 

邱晨:我还沿路给他们拍照来着(风轻云淡脸)。

 

我:你会经常和朋友们聚在一起吗?

 

邱晨:我这阵子见了很多朋友,有了很多机会认真交流,而且我是那种上来就问了很多私人的事情,是好奇和关心的那种问,不是功利的那种问,而且其实大家很需要这样的倾诉,我也得到了很多启发和治愈。哈哈哈。那天,我们一起聊到一个问题,“deep in your heart, what’s your darkest desire?(你内心深处最黑暗的欲望是什么?)”我当时想了很久很久,很多人说了一大堆什么的,然后我说,“我喜欢帮助别人”。

 

两人同时:啊哈哈哈哈哈哈哈。

 

邱晨:我自己都还蛮吃惊的,因为我看上去就是那种,不关我的事,这种人,但没有想到内心深处,我竟然喜欢助人为乐!

 

 

最早认识邱晨,她晚上是不睡觉的。

 

米未的一小部分同事,凌晨1点发消息问工作的事儿,会秒回。

 

而邱晨是,早晨5点,你发些好玩的图文消息分享到群里,她都会秒回“哈哈哈”、“……”或者表情包的人。

 

那时候我问她:你晚上都不睡觉的吗?

 

她说:我晚上睡不着觉,我必须做各种其他事情,比如打游戏、撸剧,到另外一个世界去沉浸一会儿,才能跟这个世界断线,而且不是随便通个关那种,必须让我感觉好像活在那个世界里了,才能让我与白天发生的各种事情“断开”。

 

我当时心里想:我的天,她表面上看起来那么丧,什么都无所谓的样子,没想到内心依旧被那么多事情纠缠。

 

然后,几个月前,邱晨生了一场大病。

 

当时马薇薇想起年初的时候,一个算命师父替她和邱晨算的一卦,说邱晨身体非常虚弱,今年会得一场大病。

 

上个月邱晨回来了,担任米未的CBO,生完病之后的邱晨,突然变得很健康,作息规律,饮食合理,锻炼经常。

 

现在的她,根本不用担心失眠的事情,每天晚上直接“累晕”过去,因为白天有一万件事找她——有一天她看了一下自己的测步仪,发现白天在公司走了1万步。

 

老实说,我好替她感到开心。

 

(邱晨曾经在朋友发的一张图)

黄执中曾经评价过邱晨:别看她表面那么丧,其实内心是保留有愤怒的人,因为她对这个世界还抱有希望。

 

当时眼泪就掉下来了,哈哈哈。

 

很自觉地对号入了座,感觉在说自己,哈哈哈。

 

我并不排斥在别人面前表现得悲观和垂头丧气,我甚至觉得能够展示悲观和垂头丧气,是一种坦然。

 

我讨厌的是丢掉了愤怒的能力。

 

我讨厌因为丧,所以连“乐观”也一起丢弃,“乐观”的反义词不是“丧”,乐观的反义词是“放弃”。

 

所以,虽然当邱晨提到她玩游戏是为了和真实世界做隔离的时候,我感受到了一丝心疼,当她聊到内心那个叫“虫仔”的小孩离家出走时,我感受到了好多心疼,想起无数次自己内心的那个小孩也不见了的时候,但我知道她敢于聊这些,其实反而是出于一种不妥协,而不是真正放弃了。

 

我也知道她并没有失去愤怒的能力,没有丢掉乐观,如同那个小孩,只是藏得很好而已。

 

人性当中有一些品质的能量,是需要小心经营的。

 

愤怒和乐观这种东西,和生存欲很像。

 

不到生死攸关的时候,不要轻易拿出来,不要随意滥用。

 

甚至有些时候,你需要用“丧”来当你的保护色。

因为等我们长大,步入成年人的世界,我们要学会好好当一个大人,有时候甚至是一个战士,才能保护好,内心那个乐观的孩子。

所以我喜欢邱晨的姿态,每次看见她一边丧一边挣扎的样子,感觉她好像在说:再丧,也要使劲乐观着。

 

 
 
[ 保健品资讯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关闭窗口 ]

 
0条 [查看全部]  相关评论

 
推荐图文
推荐保健品资讯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