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很喜欢到很厉害:知识付费时代的线上学霸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20-11-21  浏览次数:6
核心提示:同事扇子对坚持不懈拿采访充更新的邱晨说:你要不要在这里补充个前言啥的?邱晨坚定の表示:不要!敏而耐思,好好说话一切都开始
 

同事扇子对坚持不懈拿采访充更新的邱晨说:

“你要不要在这里补充个前言啥的?”

邱晨坚定の表示:

“不要!”

敏而耐思,好好说话

一切都开始于《奇葩说》第二季之后,有一天录完节目大伙儿一起撸串时,不知谁和马东提起了一伙人共同的愿望,“老了以后一起生活,然后一起做个教人说话的学校。”马东一拍桌子,这个不错!别等退休了,马上干。

于是几个人紧锣密鼓去珠海开了个密闭会,有了米果的雏形。如果你还有印象,应该能记得2017年底的贺岁片档期的贴片广告几乎都被喜马拉雅FM给霸占了。喜马拉雅于201666日正式上线音频行业内首个“付费精品”专区。专区推出当天,马东携奇葩天团带来的《好好说话》作为首个试水产品,上线首日销售额500万元,10天销售额破1000万元,目前课程年度销售额突破5000万元。

 

从辩手到艺人,再从艺人变成“老师”,在外人看来几位“奇葩”的转型有点大,而他们却觉得终于找到了可以发挥所长的方向。

几季《奇葩说》过后,辩手们面临各自角色的定位和转型。娱乐圈是残酷的,不仅讲究口才,还得有眼缘儿和综艺感。坦白讲,并不是每个辩手都适合艺人的角色。而讲课,恰恰是他们几个曾经最擅长的事情。

黄执中在台湾就是科班出身的口语传播系老师,“我在大学开的专业课就是教人打辩论和谈判,而那时我的课堂堂爆满。”而在参加节目之前,马薇薇做过新东方讲师,而周玄毅现在还是武大的哲学系副教授,这几个人几乎都有对着大教室讲课的经历。与其说《奇葩说》培育了艺人天团,不如说是个教课手艺人的大本营。

 

但从“能讲”到“讲得好”又是完全不同的事情。“观众可不会因为看了你节目就付钱买你的音频,你谁啊?”邱晨想得很明白,明星效应顶多是开局,做好内容才是关键。

一开始为了定下节目的调性,五个人在群里反复研磨。从节目的时长,到说话的语速,再到如何输出知识点,都经过反复研究论证。想出来的选题需要在群里经过多方的锤炼,力求击中痛点。

马薇薇平时辩论习惯了抛出犀利的观点,一开始录节目里,就时刻提醒自己放慢语速,收敛中立。黄执中发现自己字正腔圆的时候反而特别催眠,于是下回录音就添加了很多语气词做铺垫。就在这样严酷的试炼中,几个人信心越来越强,“我们几个把市面上同类节目都听了,明显我们的节目更有意思。”

学知识,有趣还要有料

如今米果已经成立了两年多,在喜马拉雅平台上,有五档节目各显神通。《好好说话》第一、二季和《小学问》已经完结,《蔡康永的201堂情商课》进程过半,最新推出的《马东的职场B计划》正在稳步推进。所有收官的节目都达到了千万次收听的数量级,订阅用户140万,付费用户75万人。与此同时,新节目也在保密研发中。

早期的节目取得成功后,米果通过后台数据进行了一系列的用户调研。他们发现在购买米果产品的用户中,年龄层在20-25岁之间的占绝大多数,比《奇葩说》的用户群稍微大几岁。而男女用户的比例接近1:1。于是节目的选题就紧紧围绕这个年龄层做细化。

 

节目扩充后,米果有了专门的内容部来做课程设计。邱晨调侃办公室走廊里总是堆着的大大小小的纸箱子,“那都是内容部的药渣。” 这支年轻的队伍寻找当下年轻人在职场、爱情、人际关系方面的焦虑点,精炼后放进选题种子库里等待“孵化”。而每个被正式纳入课程构架的选题,还要抛进大大小小的封测群,接受随机测试。“封测群多的几百号人,小的三四十人,根据测试目标寻找不同的来源,有时来自我们的用户,有时就是没听过课程的路人。基本上测试过的人我们不会用第二遍,以减少样本偏差。”经过几次测试后,选题是不是抓人,能不能打中目标的痛点,主创们的心里基本就有数了。

 

“说起来得感谢2016年的大环境,正好我们赶上了知识付费的风口,各个平台愿意花精力去推广,为知识付费一下子变得特别简单。”马薇薇回顾起那段经历,觉得特别幸运。

“我们研究过统计数字,打开节目的高峰期有两个,早上和晚上。也就是说,很多人是听着我们的节目刷牙洗脸或者睡前休息。他们不想成为学问家,但他们想用轻松的方式获得点知识。所以我们要有趣,要有料,还要让他们有价值观认同。”邱晨在边上补充道,“还有陪伴性,用户愿意每天花6-8分钟听节目,这等于我们在陪伴用户一起成长。”

即使功利,绝不世俗

为知识付费,有功利心吗?听到这个问题三个人毫不避讳,“当然啦!我们的知识不能实战,用户为什么花真金白银买?”在用户调研中,能看到销售岗位的年轻人买《好好说话》为了能在工作中更加得心应手,小白领买《马东的职场B计划》是因为听说马上要开讲如何处理职场中的爱情。付款之前,总有一个点打动用户按下确认键,而关键就在于“有用”。

 

在定调性的时候,邱晨反复和同伴确认一点,不贩卖焦虑,而是解决焦虑。“我们都不年轻了,不能假装去和年轻人打成一片。我们也不想当什么教主,让人都来学我崇拜我。我们甚至都不爱搞每天打卡那一套。在这个社群里,我们希望能像一个咖啡馆一样,什么人都可以在这里自发交流和学习。”

 

作为课程的内容总监,黄执中经常翻看用户的留言,或者匿名进入用户自发的小群里潜水,偷偷看用户之间互动聊天,而所有留言反馈中,他最怕看到的负面反馈是——虽然我也不太清楚,但我觉得你说得不对。

“老实讲,我们的节目没有结业证书或授课证明,唯一能给到用户的就是一把以好奇心为名的钥匙,而当你想都不想就拒绝另一个看问题角度的时候,难道说你不好奇别人是怎么想的吗?”做节目又让黄执中想起曾经在大学里执教的日子,如何用最简单明了的话语让学生一听就懂。如果用户听完课觉得很有趣,那很好。但他总想苦口婆心多劝一句,“知道”一定要用起来才能沉淀变成“知识”。

 

说起知识付费的未来,三个人看法完全相同,“这必然会是未来学习的主流。碎片化的学习意味着更自由地掌控自己的时间,所以提升自我全靠自觉。未来就像穿衣搭配一样,你也要回搭配自己的知识体系。谁说有趣的东西不能当饭吃呢?”

Q&A

COSMO:谁当过学霸/学渣?

马薇薇:我就是传说中的学渣,上学时狂拽炫酷吊炸天,基本都在谈恋爱和玩。

邱晨:请叫我学酥,一碰就碎渣渣的那种。上学时因为逃课太多被学校张榜通告批评的就是我。

黄执中:除了几门专业课,其他课程从来都是低空掠过。但后来学生经常跟我说,我讲课他们一听就会。

 

COSMO:由学渣来构架的课程,听起来不是很让人安心呀。

邱晨:我非常不喜欢考试,一发噩梦就是考试的场景。正因为我经历过,所以我了解知识储备在脑子里还不够,那是未被激活过的。而我们做的事情就是帮你找到激活这些信息和知识的方式。

马薇薇:我反而是越老越知道自己要学什么。年轻的时候因为太无知,以为自己不需要知识。可当你有一定知识的时候,就会愈发觉得自己需要知识。

 

COSMO:几位学……那什么,最近都在学什么呢?

邱晨:有朋友推荐我学习“正念”,请问我看上去是有很多“邪念”吗?我是半个理科生,不太能接受没有科学依据的建议,但我从正念看到进化心理学,看到大脑神经科学,发现这件事儿是科学可以验证的,我就服了,乖乖学。

马薇薇:我想学音乐鉴赏和有关美学的鉴赏。从小没有受过这方面的培训,见到网上一些名画卖了很多钱,我看不出它到底美在哪里,听交响乐我也听不出门道。我觉得很悲哀,这个世界上明明有某种美,但我却没有欣赏这种美的能力,是一种人生缺憾吧。

黄执中:我一直对跟人有关的知识很好奇。现在我很在意人如何被改变,以及如何改变别人。这可能不是某一学科的内容,但跟很多学科都有关。

 
 
[ 保健品资讯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关闭窗口 ]

 
0条 [查看全部]  相关评论

 
推荐图文
推荐保健品资讯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