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医药代理网 » 保健品资讯 » 社会关注 » 正文

我也不知道,你什么时候会走。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20-11-13  浏览次数:7
核心提示:我也不知道,你什么时候会走。原创 王泽鹏王泽鹏啊2018-07-15三月份时推过一篇小说,标题是《我也好想你啊》。小说里我提到一个
 

我也不知道,你什么时候会走。

原创 王泽鹏 王泽鹏啊 2018-07-15

三月份时推过一篇小说,

标题是《我也好想你啊》。

小说里我提到一个概念,

叫Déjà vu。

这是句法语,是我在知乎上看到的。

据统计,有三分之二的人,都曾在某一刻,猛然对上一秒发生过的事情产生强烈熟悉的感觉,包括对话包括物品包括所有,熟悉到,就好像自己曾梦见过这个场景。

这种感觉就叫Déjà vu。

中文翻译叫做,“既视感”。

也叫做“似曾相识”。

现代科学对此有几种假说。

一是脑海里存贮着无意识的记忆碎片,

某一个场景里几个零散的碎片被激活了,

于是对这个场景产生了似曾相识的感觉。

也有人说跟大脑里的“海马回”体有关,

大意是说这个部位有时会运转错乱,

于是产生了既视感。

后来我根据Déjà vu的概念,

构造了一套世界观,写了上面那篇小说。

我幻想人们会产生这样一个效应,

是因为真的存在可以回到过去的人。

因为时间可以倒退,

所以大脑对倒退之前的事情存在着印象。

在构造里我试图写十个独立的故事,

它们是独立的,可以随意地开始。

但同时我也在做一个尝试,

这十个独立的故事连起来,

变成一个新的故事。

三月份的那个故事写完后,

很多人在后台评论说,

想起了“与君相恋一百次”。

当时我是没看过这一部电影的,

查了查,发现像的地方在于,

在我们的设置里,一个人可以倒退时间很多次。

而大家会觉得像的更关键点应该是,

不管倒退多少次,

电影和小说里最后的结果都不会变。

看完“与君相恋一百次”的电影梗概后,

我其实是挺感慨的。

就觉得世界上有些“情绪”是相通的。

写《我也好想你啊》时,

我刚好在汕头养病,

然后很夸张地哭了好几次。

写到越后面就越是忍不住,

用掉了半包纸巾。

贯穿整篇小说的主要感情是“亲情”。

大体上无非讲述了,

主角拼命回到过去想救自己父亲,

最后却发现救不到。

写这篇时,我脑子里一直回想起我外公。

他是我至今一提起就会哽咽的人。

大一那年我刚上大学,

他肺癌晚期。

高三暑假到老家去看望他,

原本很健壮的外公当时已经瘦骨嶙峋了。

那时候的气氛很微妙吧,

来的亲戚都知道老人会走,只是不知道什么时候走。

去上大学时,

我心想着军训结束,国庆就回老家再看望他。

然后军训刚刚开始没几天,

我接到了我妈的电话。

那天晚上的电话里,

我和我妈都没哭,

她很平静地让我回来,

我很平静地说好,我去请假。

电话挂掉后,

我走到宿舍门口的走廊,

坐在地上突然大哭。

那时的我想起几个月前一件事。

因为高考家里人不允许我玩游戏,

有天爸妈都出去了,

把电脑房的钥匙交给外公,

我跟外公说我要查学习资料,

拿了钥匙开电脑一直玩游戏。

晚上睡觉前,

妹妹说外公一直在电脑房前徘徊。

我听到这句话时有些沉默,

外公挺疼我的,他不愿意指责我,

但又担心我一直沉迷游戏,

于是只能默默在电脑房门口踱步。

这件事让我耿耿于怀到现在。

在电脑房里玩游戏时,我心想:

还有机会,还有时间,我以后会好好表现。

暑假见到外公时,我也心想:

国庆再回来见他老人家,再跟他聊聊天。

我们总以为有时间,没关系,下一次,现在做不到。

然后下一次,又下一次。

直到某天最后一次突然出现时,

你大哭,你惊慌失措,你说来不及了,怎么会这样,我还没做好准备。

在写三月那篇小说时,

有人说残忍,说为什么偏要写死一个人。

我说这就是生活啊。

我说我就是这样经历的啊。

不管是离别也好,不管是死亡也好,

有些东西是真的无法挽回的。

那就是“注定”的东西。

所以我才在小说里一直问:

“如果改变不了结果,那么回去的意义是什么?”

小说里我设置可以回去的次数是“五次”。

我没有像“与君相恋一百次”那样,设置无穷次。

如果可以无限次回去,

那就等于活在过去,是执念。

与君相恋讲的是一个放下的故事。

但如果有人清晰地告诉你,

你只剩最后一次机会了。

你会知道,

什么才是最重要的。

我想讲述的,关于一个人的变化。

我时常看到很多人,

他们不是不爱对方,他们不是不珍惜对方,

他们只是觉得说不出口,做不到。

比如经常和父母吵架,

比如明明相爱却总闹别扭。

因为总有下一次,因为总可以道歉。

但也因此,我们永远没有做好准备。

所以我写了那样一个故事。

一个关于“救赎”的故事。

我也曾想过,

如果自己能回到以前那时候,

我还会不会打开游戏,

还会不会等到国庆再去见他老人家。

但实在不能想,

一想起来,心就揪着。

所以才写了那样一个人,

一个一开始叛逆,不听劝,不懂得表达的人。

故事最后的场景,

是他抱着自己父亲,说“我好想你啊”。

不是我爱你,

是我好想你啊。

他父亲最后回应的是:“我也想你,我也想你。”

其实这是很奇怪的对话,

两个人是面对面的,是活着的。

但我格外喜欢这段话。

在我的脑海里,

我觉得儿子哭着说“我好想你啊”的时候,

是对着那个已经离他很远很远的父亲说的。

对那个已经走了的父亲说的。

而那个回应,也像是已经走了的父亲,

借着那副还活着的躯体,说出来的。

那天写到这里的时候,

我心里也勉勉强强,想开了一点点。

 

写这篇文章

一是因为我想好第二章怎么写了

二是因为有时也想跟大家分享一下

创作时心里想什么

以及为什么创作

新一章最近应该会更新的

晚安

长按关注

阅后即焚

王泽鹏

喜欢作者

17 人喜欢

阅读 2.4万

赞1065

在看1

写下你的留言

精选留言

 
 
[ 保健品资讯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关闭窗口 ]

 
0条 [查看全部]  相关评论

 
推荐图文
推荐保健品资讯
点击排行